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淫乱总统套
淫乱总统套

淫乱总统套

总统套房金碧辉煌的客厅内约有六七个人,大多赤裸着身子。一个女人靠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,白嫩的双腿搭在一个健壮的年轻男子的肩上,一双小脚丫子随着男子下身的挺动上下颠簸,头偏在一侧,嘴里塞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的肉棒,右手抓着第三个男人的下体上下滑动。

  “呼...你们总算来了,我要受不了了...”女人看到涵和娜娜走进房间,缩头吐出口中的阴茎,略显疲惫地喊道。

  “都处理好了?没有被怀疑吧?”穿着衣服坐在茶几旁聊天的三个人中的一个抬头问道。

  娜娜点了点头“她老公很相信她,没有怀疑。”

  那人轻轻笑了一声,转过头对身边有些年纪的长者低声说道:“先生,你要的货到了。”

  涵面色平静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感受到一股颇有压迫性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扫过。今天为了出行方便穿了一双白色的平底鞋,身上是及脚踝的连衣裙,配上涵年轻的面容和清纯的装扮,像极了刚刚二十出头的女学生。

  涵眼角瞥见那位坐在椅子上的长者缓缓点了点头,于是抬头看了之前说话的那人一眼,自觉的走进一间房间。

  房间里空无一人,被子整整齐齐的铺在床上,显然之前没有人进来过,窗帘倒是拉上的——事实上这个总统套房的所有窗帘都是拉上的。

  涵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,衣柜里面塞满了衣服,有蓝色修身的空姐制服,有白色的医生大褂,甚至是超薄紧身的黑色皮衣。衣柜的下面是一些没有拆封的包装盒,涵知道那是一些道具。

  涵从衣架上拿下一个黑色丁字裤,转身走到床边,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,又小心翼翼地整理好,放在椅子上。

  涵不想明天被王浩从衣服上看出端倪。

  涵弯腰将白色的内裤从腿上褪下,这才赤裸着身子拿起那件丁字裤走进浴室。

  当那位长者走进房间的时候,涵已经洗完澡,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,像极了古代等待被宠幸的妃子。


  长者走到床边,伸手掀开被子,涵白嫩嫩的躯体暴露在视野中,圆挺挺的乳房,纤细的腰肢,还有双腿间透过镂空丁字裤隐约可见的那一抹黑色。

  长者就那么站着,伸出手揉摸涵的乳鸽。

  涵静悄悄地躺在床上,睫毛颤动,感受着胸前那只手的动作。

  “换上之前那件衣服。”长者突然收回手说道。

  涵坐起身,小口微张想要说什么,最终还以一言不发的起身,就在长者面前脱掉身上唯一的一点遮盖,又一件件穿上之前的衣服。

  涵穿好衣服静静地站在床前,等待长者的进一步指示。长者抬手示意,涵顺从的走到长者身边坐下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今年多大了?”老者盯着涵姣好的脸庞柔声问道。

  “我叫涵,今年27。”涵回道。

  “27了?看你长相很年轻嘛,像是二十刚出头的小女生。”老者托起涵的下巴,涵顺从的转过头,第一次直视身边这位今晚注定要和自己发生一些事情的长者。

  长者看着年纪应该不小了,双鬓微白,眼角也有了些鱼尾纹,皮肤松松垮垮。然而配上犀利的眼神和紧抿的嘴唇,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  又是一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啊....涵微微颔首,避开长者尖锐的视线。

  “啊!”

  涵惊呼一声,却是突然被长者扑倒在了床上。

  长者一反刚才的儒雅随和,压在涵的身上,嘴怼到涵嘴唇上,舌头直接伸了进去。

  涵本能的挣扎了一下,却似乎激起了长者更强烈的欲望,长者一边伸出舌头在涵嘴里搅动,一边用右手粗暴的隔着衣服在涵胸前摸索。

  涵立刻判断出了长者的喜好,脸上挂上了羞愤的表情,挣扎着说道:“不行,你干什么?!你放手啊!”

  涵的判断显然没错,长者听了涵的尖叫非但没有停下动作,反倒更加激烈了。隔着裙子压在涵的双腿之间,感受着身下少妇大腿与小腹挣扎时与自己接触带来的柔软丰腴,舌头已经从涵口中滑出,扫过涵的脸颊、鼻子、眼睛。

  涵扭动着身子,挣扎着躲避长者的动作。

  长者揉弄了一会儿涵的胸口,手伸到下面,拽起涵的长裙翻起来盖在了涵的头上,露出一双白嫩笔挺的双腿。

  “啊!”涵惊呼一声,感觉下身一凉,连忙夹紧了双腿。

  长者低头贪婪地注视着床上扭动的双腿,上下其手。

  长者慢慢抬起涵的一条美腿来,将脸直接贴了上去细细摩挲,去验那优美弧线如同婴儿般嫩滑的质感。丝滑的美感散发出芬芳的香,有如那醇熟的美酒般令人沉醉。


  一条腥红的舌头早己忍受不住这醉人的诱惑,好似那贪吃的蛇儿一样在这白皙美腿之上留下蜿蜓的印记。粉嫩的美腿被那舌头舔个水光淋淋,啧啧有声。

  “你干什么?你放手啊。”涵轻轻挣扎着。

  舌头一路攀沿向上,掠过丰腴的大腿,滑过精致细长的小腿。

  涵还穿着白色的平板鞋,长者也不脱掉,双手各握住涵的一个脚踝,高高举起,压了上去。

  涵像是一张被拉满的弓,双脚被长者抓着越过了涵的头顶,大腿贴在了自己的身上,屁股随着这个动作从床上抬了起来,白色的内裤正对着天花板。

  长者将涵盈盈一握的脚踝一手抓住,腾出一只手来贴在涵的下体。

  “啊!”涵惊呼一声,却是长者隔着白色内裤将手指狠狠捅进了涵的下体。

  涵的上身仍然被裙子盖着,只能扭动身体挣扎着出声。

  长者不管不顾,右手贴在涵的下体,隔着内裤手指用力往里面捅进去,一直到内裤紧紧地绷着,这才将手指抽出来,如此反复。

  “啊!不要啊!不要这样!”涵挣扎着叫道,一半是演戏一半真实,涵的下体还没有充分湿润就被粗糙的内裤通进来,涵非常痛。

  长者却是一改初见时的做派,双目圆瞪,面目狰狞,不管涵白嫩水滑的身子怎么扭动,右手只是快速的隔着内裤抽插涵的下体。

  “啊...不行了...啊....啊....”涵躺在床上,双眼微闭,俏脸随着挣扎的动作左右摆动,内裤却是逐渐湿润了。

  长者突然将涵双腿放到一边,急匆匆地开始脱自己的裤子。

  涵紧张地将自己的长裙放下,遮盖住自己的双腿,瑟缩着向床头挪动,似乎怕极了眼前的人,想要躲的远一点。

  “啊!”涵惊呼一声,却是长者脱掉了裤子,挺着一根软绵绵的阴茎又扑了上来。

  这次长者没有多余的动作,一只手抓住涵的脚踝高高举起,另一只手伸到涵的腰后,拽住涵的内裤一用力,就把已经湿了一大块的白色内裤褪到了涵并拢的小腿上。

  涵的下体非常好看,黑色卷曲的阴毛整整齐齐,下面的洞穴肉鼓鼓的,却又没有一丝赘肉,小穴粉嫩,一点都不像一个已经生了孩子的样子,洞口水迹斑斑,却是已经变成了水帘洞了。

  长者将下身贴近了涵的洞口,扶住软绵绵的阴茎用力一挺身,肉棒“滋溜”一下子滑了进去。

  “啊!不要啊!”涵叫道。

  长者抱者涵的双腿,趴在涵身上快速挺动身子。


  涵白色的平底鞋还穿在脚上,内裤挂在膝盖导致双腿分不开,只能并拢着双腿搭在长者一侧肩膀,鞋子随着长者的挺动上下颠簸,嘴里同时发出“嗯嗯啊啊”的声音。

  “叫爸爸,快叫爸爸!”长者用力挺动,急促地说道。

  “爸爸,别这样,爸爸,你快住手啊~”涵双手在长者身上拍打,用力挣扎。

  “呼...呼...啊!”长者快速挺动了几下身子,趴在涵身上呼呼喘着粗气。

  长者在涵身上歇息了一会儿,这才喘匀气,翻身躺在床上。

  涵起身跪坐在长者身边,也不管挂在脚踝上的内裤和湿漉漉的下体,小手轻轻握住长者软踏踏的阴茎,低下头,小口微张,将沾满体液的阴茎含在嘴中,轻轻吮吸。

  长者舒服地躺在床上,双眼微眯,一只手探到涵大腿之间感受着那里的温暖软滑,任凭涵皓首在自己腿间起伏。

  涵小口套弄,舌头在长者阴茎上转圈,将阴茎舔的干干净净,却还是没有起色,只得继续套弄。

  又过了许久,涵双手和脖子都酸痛了,终于听到长者说道:“好了,可以了。”

  涵如释重负,轻轻吐出口中软软的肉条,跪在床上服侍着长者穿好衣服,又目视着他走出了房间。

  待长者离开了房间,涵连忙将连衣裙脱下来上下打量,还好衣服只是起了褶子,没有弄脏,可是内裤却是湿了一大片,没办法再穿了。涵想要在卫生间把内裤洗一下,却又不敢让外面的人久等,只好匆匆脱下鞋子,叠好衣服收起来,又换上一套黑丝情趣内衣,赤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,点着脚尖走进了客厅。

  在涵跟长者在房间里面单独接触的时候,客厅里面也没有停下活动。长者和那名话事人已经离开了,剩下的四个男人都已经赤裸着围在两个女人身边。娜娜已经脱光了衣服,此时正跪在地毯上承受了身后的冲击,脸上陶醉的表情和之前在楼下吃饭时的清纯截然不同。

  “涵出来了,让我们等了这么久,一定要惩罚她。”

  坐在地上让娜娜给他口交的男人最先看到从房间中走出来的涵,笑着说道。

  “涵来了,小浪蹄子可以休息一会了,逼都要操肿了吧,哈哈哈哈...”正在最先那个女人身上努力的男人闻言回头看了眼涵,起身拔出了肉棒。

  “人家哪里浪了嘛~”那女人娇嗔着,却是松了口气,扶着沙发颤巍巍地站了起来。

  “那两位走了啊?”涵显然跟这两个人认识,也没了刚才在长者面前的拘谨,轻快地走到几个人之间。

  “那位从你房间里出来,跟老鹰说了几句话就一起离开了,就剩我们几个了,可要好好玩玩。”说话的是最先看到涵的那个人。那人白胖白胖地,挺着个肥硕的啤酒肚,肚子上还有一个狰狞的疤痕,却是满脸堆笑,让人见了也生不出坏念头